特约评论:这是一个崭新的开始
来源:腾讯娱乐      发布日期:2011-03-23 09:58
  2011年3月22日,亚洲彩虹奖电视颁奖礼在香港公布奖项。作为开天辟地的第一届,提名时已经主要奖项由中(包括港台地区)、日、韩分割,最终大奖却多由中国内地获得。这个结果,也是当前亚洲文化、亚洲电视的基本态势决定。随着中国内地GDP稳居全球第二,电视剧制作水准更在2010年实现了腾跃式发展。内地剧的投资巨大、格局宏阔、情怀丰盛、包容性大,这与日本、韩国、港台地区等地电视剧的精细化类型剧相比,更容易被评委认可,尤其是新《三国》、《金婚风雨情》、《苍穹之昴》、《媳妇的美好年代》等视野伟岸、波澜壮阔、跌宕起伏的电视剧,也在相当程度上让其他地域的评委产生某种膜拜式误读。无论如何,这是一个崭新的开始。以前从来就没有一个跨国家的亚洲电视奖,与多如牛毛的电影节相比,彩虹奖所起到的作用确实是联系、沟通和交流。
  彩虹奖由香港电视专业人员协会和中国广播电视协会电视制片委员会发起,联合亚洲国家和地区的电视制作业协会参与的一次权威性大奖,邀请到全亚洲顶级电视机构的专业人士担任评审。共设电视剧、娱乐节目、电视纪录片、电视动画片四个大奖、24个奖项。虽然入围名单是中日韩作品三分天下,但得奖结果却是内地作品和演员瓜分奖项。获得六项提名的大热韩国电视剧《坏男人》则仅收获了最佳导演奖,失意本届彩虹奖。除了最佳喜剧被中国台湾的《海派甜心》夺得外,内地作品几乎包揽了全部电视剧作品类奖项,这到底是实至名归、还是规则所保佑、还是根本就不可能取得绝对意义上的公平?
  从提名名单上看,这个“亚洲”很有局限性。南亚只有印度有安慰性点缀,西亚和中亚都不见踪影,几乎所有提名都集中于东亚和东南亚,而更是以东亚为主。这就涉及到何谓“亚洲”。地理上的亚洲,更多是地球仪上的区划,除了体育,基本上宗教、政治、军事、文化、娱乐等等,都不会以地理上的亚洲作为界限。通常对于中国人而言,我们通常所产生文化接触层面的亚洲,主要还是黄皮肤的东亚、东南亚儒家文化地区,肤色相近、文化相亲、互动交流频繁,他们构筑成了想象中的亚洲文化概念。地理意义上的亚洲,其内部之间的差距和隔膜,远远超过各自地区与欧美之间的熟悉,亚洲的不同地区是相当的陌生化存在。南亚是次大陆文化,中亚受俄罗斯影响甚大、西亚则属于中东范畴,他们因为地缘、宗教等原因,事实上与东亚、东南亚的隔膜很是明显。这是无法规避的现状,或许在相当长的时间内,也无从有调合勾兑的可行性。
  性格演员陈建斌凭力压大热韩国演员金南佶问鼎视帝,陈建斌对于曹操的诠释,足够复杂而深刻,陈建斌有着相当自洽的逻辑体系,他对于曹操的揣摩和建构,成分证明了演员可以推动角色的血肉、生死,这个曹操是陈建斌制造。陈建斌则张扬阳谋的大旗,唯恐天下人不知其奸雄本质,更有智谋上的气势,以气驭人,而削减其奸诈一面,新版曹操更接近于现代人的解读。陈建斌采取方法派演技,尽量揣摩曹操的心理活动,沉雄风格跃然而出,真性情阿瞒绝对不自欺欺人,自信爆棚且能审视所有信息,判断力超越一般豪杰,也让新版《三国》有着强势说服力,曹操的“能臣”、“奸雄”的高度融合后的便是新式“英雄”。而视后则被《金婚风雨情》女主角周韵摘得,周韵的胜利虽然说有商榷的余地,然而也有着相当的分量,穿越五十年时光的女知识分子(医生)形象难能可贵。
  喜剧奖项方面,赛前很多媒体预测的《海派甜心》主演罗志祥、杨丞琳与《有房出租》周柏豪、官恩娜争奖的场面并没有出现,喜剧类最佳男女主角分别被由《婚姻保卫战》的主演黄磊、马伊琍获得,这两位对于当下中国中产阶级的表现力,对于海外评委来说,可能是具有相当的冲击,任何评委都有自己的观察位置,他们的角度决定了他们和内地观众有着很大的不同观感,当然我并不是说《婚姻保卫战》在内地不受欢迎。
  在其他电视剧奖项上,中日合作的《苍穹之昴》获得最佳古装剧,《媳妇的美好时代》获得最佳时装剧奖,《媳妇的美好时代》编剧王丽萍获得最佳编剧奖,《少林寺传奇》则获得最佳动作剧奖。《苍穹之昴》值得多说两句,在戏说剧中别具一格,改编自日本同名神作小说,中日协作的电视剧《苍穹之昂》由尤小刚秘史系列班底配合导演汪俊拍摄而成,试图回到慈禧、光绪、伊藤博文、李鸿章等真实历史人物的“本心”,再敷衍上虚构的梁文秀、春儿的人生轨迹,都在这部风格化强烈的魔幻历史剧中有着肆意夸张的描写,尽管剧情可能相比历史差距很大,但作为艺术作品,导演汪俊的努力还是十分成功。
主辦:香港電視專業人員協會 Hong Kong Televisioners Association
中國廣播電視協會 電視制片委員會 China Teletision Production Committee
協辦:中國國際文化藝術中心 中視網(CTVCC.COM)